你来,我恰好在

发布时间:2021-11-22
你来,我恰好在

  我喜欢秋天的风,自由,豪放,不羁,如卯足了劲的野马,朝着远方的水域四野狂奔。如同那一个凭海临风的男子,风风火火的行走,沸沸扬扬的忙碌,直到念起心仪的女子。于是,所有的慌乱终归会有一处静静安放,在喧嚣与疲惫过后尽显温存。

  ——题记

  秋天,远山如翠,近水澄碧,我在一页诗心里醒来,将往事逐一洗净,装裱,然后藏入岁月的空杯。只为,深秋的大幕开启之时,还能清晰的聆听,这氲氟在晨风中成卷成卷的美。 所有的心情,在阳光中熏染,在秋风中重叠,没有往来的喧哗,没有相互的猜测,只有一种丰韵,在修行中渐渐圆满。

  我们眼里的安暖,在颜色鲜明的季节里深刻,就好像,你的不经意路过,是流年吻在指间的故事,是风花雪月中无限延伸的筋骨,是岁月,为我裁出金缕衣,绣满了柔肠百转的脉络。而这低温的女子,终究是安静的如菩提一枚,等待,时光柔软了书卷之后,身躯,便可以被光阴覆盖,直至羽化成尘。

  以为,只要心还有温度,就能让思想在僵硬的土壤里播种,会开出一朵花,只是,经过了风雨交加,世事纷乱如麻,又有谁会懂得她? 料峭的风里,或许,有来不及收起的感动,在沾染了霜露的草木间惶惶走失,但是,不包括那与生俱来的孤寂。有时候,那些独自生成的句子,其实是一些无法合拢的思绪,需要静静的润色之后,才可以羽化成隔山隔水的美丽。如果,你愿意,那么请收取时光中的诗意,在流年的杯盏里,且与我,做一场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的相悦。

  毕淑敏在《我所喜欢的女子》里面这样写,我喜欢深存感恩之心又独自远行的女人。知道谢父母,却不盲从,知道谢天地,却不自恋,知道谢朋友,却不依赖。知道谢每一粒种子、每一缕清风,也知道要早起播种和御风而行。生命的长河之中,有些人可供想念,有些事可供参考,而不是荒废光阴去凭吊。时间不是荒野,若懂得修剪就不会杂草丛生。

  或许,属于我们最年轻的纯真已经远去,在静夜,挑灯十分,心潮拍岸的瞬间,总有些许痕迹,不曾被遗失掉,还能够被一一记起,定然是如你,如我们,如这岁月的美好。希望,自己也是那个懂得感恩的女子,可以秉承着从容,怀揣着善念,走过四季,走过风雨,走过人生的花期。当所有的时光都恰好,与你相遇,我便从此抱香枝上老,做你眼里最后一抹妖娆。

  依然记得写给你的一句话:如果,有生之年我来不及去看你,你就选择在秋风的萧瑟里把我忘记。那样,我或许还是你眼中植物一般的女子,有着最浓密的心事,也有着最青翠的爱恋,有着最低温的情意,也有着最旷远的美丽,还能,让你在时光转角时忆起,那女子是那般的温暖与静寂。其实,一份偶然停泊的情感,应该为对方做的,就是尽量不去影响其原有的生活方式。因为,太靠近,只会让人局促,而不知所措。

  所谓的爱情,最终也会被时间打败,至此你会懂得,安静的陪伴,总是胜过于热烈的燃烧。都是凡夫俗子,都有烟火尘心,也许到最后,真的做不到用一生的时间去一往情深的爱一个人,所以,我们就这样深深浅浅的走在那躁动不安的红尘,不求风过留痕,惟愿,不扰他人。

  或许,那个白露为霜的日子之后,就代表着万物开始渐生凉薄。所有的花朵,树木,蝴蝶的翅膀,所有的,这个季节里易碎的灵魂,都呈现出一种清清冽冽的通透。如同,是一场草木与岁月的厮杀,经过白天与黑夜的洗礼,经过了冷暖与悲喜的交集,终于要偃旗息鼓的落幕,唯有,某些记忆还在无法隐秘的旷野里独自纠葛,迟迟不肯宣布退场。

  我眼中的白露,是远山与云朵的契合,那么苍劲的老绿,那么飘逸的素净,宛若清荷上的一枚珠泪,熨烫了所有的婉约之后,只对着尘埃滚滚而落。我指间的白露,是情人与情人一种思念隐秘的传递,是脉脉含情不得语,若清风一场,雨水一场,落尽蒹葭丛中,落尽水墨画里,皆是两心相悦,皆是默然相许,皆是,最不动声色的一种欢喜。 印象中的秋天,是心无旁骛的禅,是云阔山高的淡,是渐行渐远的荒,是上一秒的秋水长天,下一秒又尘土飞扬,是一切有迹可循的因果轮回。而生命的轨迹如何行走,如何演绎,就看你肯不肯做坦荡荡的人,用最初的真,换取一段优雅的缘分,不懊恼,不责怪,哪怕是擦肩而过,也是执念供养成的痴缠,是眼底花明月净的清寂。

  我在岁月的年轮里静默,只为,等湖畔的芦苇在一夜北风滑过之后长出了丝丝白发,恰似,诗人笔下描绘的那一场花落。然后,梦,不再繁琐,心,独自蹉跎,数不清有多少往事在凡尘之外泪落成河。而时光呢,始终给我一个许诺,一定,会有那么一个人,骑着白马从我的身边经过。他说,这红尘,如果真有必须要犯的错,那么,我愿意隐身在浩渺的时空,将你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深刻。直到,忘川的河水泛滥出血红的颜色,这劫数,就是你与我之间生生不息的联络。

  倘若,一辈子,只学会做一件事,爱一个人,而结果,也并不一定会达成所愿。所以,给自己多一些机会是好的,然后,在好的风景里看好的光阴,等一个真正好的人来叩门。每一天,听这样那样的故事,看那样与这样的人,重复着无味的对白,说言不由衷的话,多像是一个冷到绝底的人,还试图保持着从容的优雅。

  牵着灵魂散步,趁着青春还未散场。我们,可以在阳光温煦中约一次别开生面的表演。世界,是心灵的舞台,要多宽敞就多宽敞。你来,我恰好就在,用,美在云端的姿态。